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慈溪的医院人流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02:53:5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慈溪的医院人流,余姚做无痛人流医院哪个好,余姚双腔减压人流价格,奉化妇科人流怎么样,北仑做人流在哪家医院好,奉化无痛人流医院哪家最好,慈溪做的人流医院

  民警“老白”自费为警犬养老 给狗狗提供走地鸡、土鸡蛋等“高端”伙食

  “它是我的十年,而我是它的一生。”老白说。

  老白叫白雁,是一名55岁的警察。从部队退伍回到地方之后,就一直在公安系统工作至今。从普通刑警到派出所副所长,他都在与“刑侦”打交道。

  “我把破案、抓犯罪嫌疑人,当做是‘玩儿’,因为兴趣爱好全在里面。”老白说,自从他学习训练警犬之后,他又多了一个“玩伴”,就是警犬。老白说,在狗狗的世界中,是没有工作与游戏之分的,工作就是游戏,游戏也是工作。

  随着岁月流逝,曾经的“小白”成为名副其实的“老白”,而他曾经的玩伴们,也一个个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
  为了给“玩伴们”更好的“养老”环境,他为退役警犬建起了一座“养老院”,陪伴着它们走完最后的时光。

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 图/受访者提供

  “我叫白雁,今年55岁,是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公安(分)局的一名警察。我的同伴,叫‘小龙’,是一条退役的警犬,它今年10岁,相当于人类的72岁。”近日,白雁与老警犬“小龙”在电视上表演了一个节目。

  试水训“警犬”

  “我当兵退伍回到地方,就到了公安局负责刑侦工作。”老白说,一当上刑警,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工作,通过剥茧抽丝的分析判断,最终把犯罪嫌疑人抓获。他觉得这种分析和抓捕的工作,是件非常有趣的事。所以,他把工作当做是“玩儿”,“玩儿”也是工作。

  1994年左右,他在公安系统内部刊物上,看到了一个当时还算新鲜的词——“警犬”。

  “我从小就喜欢狗,就想着如果自己也能够训练出一条警犬,自己的工作也就有了帮手,而且有了最亲密无间的‘战友’。”老白说,1994年,他花了500元从浙江建德县一户农民家买了一只小狼狗,开始摸索训练警犬的过程。

  “当时一个月的工资也就700元左右,所以买这条小狼狗还是下了很大决心的。”他告诉记者,当时还不流行互联网,不可能一下子就知道怎么训练警犬。所以,每次出差到了外地,空闲之余,他都会到当地的新华书店转转,专门买一些训练狗狗方面的书籍。

  当时他家住在楼房四楼,家里不可能训犬,就只能下楼找一些空地去训练。坚持了一两年,警犬没培训出来,倒是培训出一条听话的宠物犬,最后,老白只好让狼狗帮一位朋友看工厂了。

  尽管“试水”失败,但他觉得别人能够训出训练有素的警犬,他也可以。

  坐飞机学“训犬”

  第二次“试水”是1997年。当时他在城东市场,看到有商贩拉了一大车的狗要屠宰卖肉,他花了800元,从中买下一只大狗,看上去挺威猛,但他也不知道是啥品种。

  此后的几个月,他改进训练方法。当他觉得培训得差不多时,就牵着狗狗到一条马路上试成果。

  结果,大狗上来就是一大口,把路人给咬伤了,老白最后还赔了人家1000元医疗费。无奈之下,这条狗狗也只能送了人。

  尽管已经失败过了两次,但事情终于在2004年迎来了转机。那一年,白雁受邀到杭州警犬基地参观学习,听了一些关于警犬培训方面的讲座,这才对培训警犬、利用警犬的相关知识有了初步了解。也是在那年,老白所在的派出所迎来了两条警犬“旺仔”和“卡西”。

  老白后来了解到,在河南郑州还有一座警犬的“黄埔军校”,其中的老师河南省公安厅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调研员孟金贵,对于训练警犬非常有经验。得知这个信息后,老白专门坐着飞机到河南“取经”学习训犬。一来二去,他也和当地的“老师”熟悉了起来,并邀请“老师”们到富阳当地进行培训。

  “警犬”发威

  老白第一次带着警犬巡夜,就收到了奇效。

  “旺仔”和“卡西”都是德国牧羊犬,身姿高大,走起路来昂头挺胸,胆小的人都不敢靠近,威慑力十足。

  正当他们巡逻到银湖街道一条小路时,前方一名看上去20来岁的年轻人拖着自行车往前走,后座上捆着一大包东西,边走边环顾四周。

  老白想上前拦住人盘问一番。结果对方一看是警察,立马放下自行车就往前奔去。“旺仔、卡西,注意,袭!”老白一声令下,两条警犬就冲了出去,不一会儿,前方原本已经跑开几十米的年轻人就被“旺仔”咬住衣角,挣脱不开。

  老白和巡逻队员赶紧上前,将犯罪嫌疑人制伏。后来经过审讯,这个年轻人是个小偷。

  此后,经过培训,警犬“凯乐”“公子”“银虎”“赫鲁”等相继出师,在刑事侦查和治安巡逻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。

  老白说,最多的时候,派出所有二十多条警犬配合巡逻、安保任务。此后,他也进一步把培训的难度加大,让警犬的嗅觉、听觉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  建起“养老院”

  岁月在老白的脸上、头发上留下了痕迹,但在老白“战友”们的身上,留下了更加深刻的印记。

  老白介绍说,由于巡逻时狗狗们经常会闻到很多汽车尾气等,它们在年老时,都会有肺部疾病,“看着它们的胡子白了,眼睛也开始糊了,心里也挺难受的”。

  警犬寿命只有十二三年,其中工作时间为八年左右。按照规定,过了工作年限的老警犬就要被送到警犬基地养老,但白雁舍不得,“2010年开始,我想让它们的老年生活愉悦一点,就开办了一家‘警犬养老院’。”

  在养老院里,有些警犬前一天还好好的,但第二天就不行了。

  也有警犬“因公殉职”。前年,老白带着“旺仔”巡夜,发现一名嫌疑人朝前方逃跑,“旺仔”警觉地冲了上去,一下从一米多高的坡上蹦到下面,又拼了命地往前追,然而这次,“旺仔”没能追上嫌疑人,就在离嫌疑人几米远处,“旺仔”倒下了,一直喘着粗气。最终,“旺仔”因为抢救无效离世了。

  “送他们离开是最痛苦的。”老白说,狗狗都是通人性的,当狗狗生病需要输液的时候,他会告诉它们,然后生病的警犬就知道我们是在为它治病,也不会乱动。

  陪它们走到最后

  在陆陆续续送走“养老院”中的老警犬时,老白还是在“养老院”中训练了三条“准警犬”。“养老院”也成了“培训基地”。

  “警犬养老,与人类的养老不同。每天必须要陪它玩,这样的话,它的身心才会健康,寿命才会延长。”老白说,他每天早晨4时就起床,先赶到“警犬养老院”陪警犬游戏,然后准时去派出所上班。午休时间、下午下班时间,只要有空,他都会赶过去照看它们。

  由于都是依靠自己和老伴的工资在为警犬们“养老”,经济成了一个大问题,但警犬的伙食却一点都不含糊,鸡蛋是常备的,老白偶尔会给狗狗买些土鸡“加餐”,“怕普通的鸡肉里有激素,所以买的都是散养的走地鸡。”

  最近几年,老白都是在“警犬养老院”里度过的春节,“我放不下老警犬,家人就陪着我在基地里过年。”

  每一条警犬的离世,对老白都是一次心灵创伤。因此,他将这批老警犬“养老送终”之后,就不会再大量地养警犬了。“那种痛苦太难受了,就和看到亲人离世的感觉一样。”

  今年已经55岁的老白说,再过几年他也会退休,但是他在“警犬养老院”的工作还没有“退休”,他会一直陪着它们到最后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无痛人流哪里较好